此时阿德里亚诺还不是梅阿查的国王,依然保持着勤奋。
 
    李卡多心里惦记着,如果将来自己去了国际米兰,一定要好好规劝阿德里亚诺,不要让他过早地陨落。
 
    国际米兰球迷们最惋惜的一件事,是罗纳尔多的受伤;而仅次于之的,就是阿德里亚诺的陨落。
 
    这名天才有着魔兽一般的身体素质,有狂暴的远射和出色的门前嗅觉。当初在罗纳尔多受伤和老迈之后,甚至接近了世界第一前锋的宝座。可惜出身巴西贫民窟的他不知自爱,成名之后就流连夜店,没有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以比崛起更快的速度堕落了下去,巅峰期短得惊人。
 
    如果阿德里亚诺能有萨内蒂那样的自律,获得一两个金球奖真不是什么难事。
 
    阿德里亚诺憨厚地笑着向罗纳尔多打了招呼,又好奇地看着李卡多:“小家伙,我们都是第一次入选国家队,算是同期生了,交个朋友吧。”
 
    看着阿德里亚诺那比自己大腿还粗的胳膊,李卡多羡慕不已。他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那我得问你一个问题。”
 
    阿德里亚诺有些错愕,随即笑道:“可以,你问吧。”
 
    “你崇拜罗纳尔多吗?”
 
    “当然!”阿德里亚诺可不会错过向罗纳尔多拍马屁的机会,“罗尼大哥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前锋,就是想追随他的足迹,我才前往国际米兰。我崇拜他!”
 
    他又摸了摸自己光澄澄的脑袋,“而且你看我的光头!这也是在模仿罗尼!”
 
    “那行,”李卡多重重地点头,“我们是好朋友了,欢迎你加入‘罗纳尔多粉丝群’。不过呢,我还是得提醒你,你吹捧罗纳尔多的语句已经有点过时了,不够新鲜。你得不断地更新,不断地发明创造更好的吹捧方法,明白吗?”
 
    “明白,”阿德里亚诺嬉笑着说,“我会努力的!”
 
    罗纳尔多被两人的耍宝逗乐了,在李卡多的后脑勺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好了你们两个,既然来了训练场,就不要耽误时间,好好练习吧。”
 
    罗纳尔多并不是训练特别刻苦的那种,而且看他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环绕,就知道他不可能有太多时间去单独加练,要摆平那么多女人都嫌时间不够呢。
 
    但只要参加训练,他的态度就是非常认真专注的。李卡多一边做着自己的训练,一边观察罗纳尔多的动作,不自觉地模仿。
 
    他们练习了一阵后,其他球员也陆陆续续来到训练场,每个人都会先向球队老大罗纳尔多打招呼,当然也不会漏掉他身边的李卡多,这样李卡多迅速地和国家队的球星们熟悉起来。
 
    很快国家队教练组也赶到了,开始了这一届巴西队的第一堂训练课。
 
    由于大部分球员舟车劳顿,所以这次的训练以适应性训练为主,辅以少量的战术跑位训练。
 
    李卡多本来期待着能有一场队内对抗赛,这样他或许就能找到机会脱颖而出,从而获得在几天后的友谊赛中出场的机会。
 
    不过今天全队并没有到齐,有些参加俱乐部比赛的球员要晚上才能赶到,队内分组对抗赛只能作罢。
 
 第136章 来到中国
 
    李卡多看得出来,大部分人在这次的训练中有点散漫,只有处于边缘的角色比如阿德里亚诺、弗拉维奥、小儒尼尼奥以及自己,才显得专注,其余球员都非常放松。
 
    教练组成员也有些漫不经心。毕竟这次集结只是为了打一场友谊赛,对手还是脚下败将中国队。
 
    在进行一小段时间的战术训练后,教练组干脆地宣布,让球员自己安排训练。
 
    于是李卡多有幸见到了罗纳尔迪尼奥将足球黏在脚下的绝活,见识了阿德里亚诺的暴力远射,亲眼见证了罗伯特.卡洛斯的大力任意球。
 
    他自己当然也不甘示弱地表演了一段。
 
    虽然他的技术比起大小罗等还有差距,但也能拿得出手了,在技术平均水平应该是稳居世界第一的巴西,他也能算是其中佼佼者。
 
    现在的这支巴西,球王级就一个:罗纳尔多。
 
    世界顶级,未来的卡卡和罗纳尔迪尼奥都能成长到这个级别,阿德里亚诺也曾短暂地到达这个级别,但目前暂时只有一个罗伯特.卡洛斯。
 
    世界级的球星,埃默森算一个,卡福算一个。
 
    然后一大堆洲际级,包括洲际级巅峰的里瓦尔多、泽.罗伯特,罗纳尔迪尼奥等,以及弱洲际级李卡多、吉尔伯托.席尔瓦等。
 
    还有寥寥几个国家级巅峰,比如阿德里亚诺,弗拉维奥,波尔加等。
 
    以这样的实力,碾压中国队应该比较轻松。
 
    毕竟中国队论起来可能就一个国家级巅峰,郝海董,他即使到了五大联赛也能在中下游球队踢上主力。
 
    然后一票国家级中下游水准的,孙级海,李帖,李熠,李伟风,李金宇,肇军哲,杨诚等,能在五大联赛中下游球队踢上轮换,如果去了巴西,则可能在豪门踢上主力。
 
    而人数最多的则是区域级这一级别的。这种级别的球员,在巴西联赛中,估计也就能在非豪门球队打个轮换。
 
    实力上的巨大鸿沟,不是战术、努力、运气等能填补的。
 
    其实这支中国队,已经是近代以来最强的中国队了。毕竟打巴西也只输了个0:4。
 
    比起后世输威尔士0:6,输泰国0;5的中国队,已经强了无数倍。
 
    可依然无法引起巴西队的重视。
 
    这次巴西队访华,完全是看在金钱的面子上,毕竟中国足协给了巴西足协150万美元的出场费。
 
    在这个年代,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巴西国家队这次被召集的球员,除了李卡多等少数几个边缘球星把这当成是自己进入佩雷拉视线的表现机会之外,其他成名球星都把这次访华之旅当成一场轻松的旅游,当成是一段难得的休假。
 
    到了第二天训练的时候,这种倾向更明显,教练组根本就没带着球队好好训练,只是做了一个上午的游戏,然后下午打了场轻松的队内对抗赛。
 
    李卡多当然是被分到替补一边,不过他也有一球入账,还助攻阿德得分。最终在70分钟的对抗赛中,主力队6:3击败了替补一方。
 
    之所以打出这样的大比分,是因为对抗赛中,防守的强度比较小,以免发生意外受伤。
 
    第三天,这支巴西队快快乐乐地踏上飞机,前往中国gz。
 
    在航班上,许多球员放浪形骸,调-戏着美丽的空姐。
 
    面对这些兜里不缺钱的球星的勾搭,一些空姐还是反应很积极的,到下飞机的时候,许多球员手中都多了几张小纸条。
 
    作为球队的老大,罗纳尔多显得稳如泰山,没有主动出击,不过他手中的小纸条绝不会少了。
 
    李卡多也拿到了两个电话号码,令他哭笑不得。关键时塞纸条给他的空姐不符合他的审美,否则他倒不介意下飞机后来一段露水情缘。
 
    到了gz机场,他们发现出站口冷冷清清,来往的人都行色匆匆,而且戴着口罩。
 
    接机的球迷和记者?寥寥无几。
 
    罗纳尔多耸耸肩,对李卡多说:“看来中国人是不喜欢足球的,我去过很多国家,从没哪个国家来接机的球迷这么少。我记得上次去日本的时候,至少来了几千个球迷。”
 
    李卡多猛地想起,现在貌似正是非点病毒在中国肆虐的时期吧!弄得他也有点紧张了。“达达多,好像中国南方正在经历一场流行病,我们得小心一点。”
 
    罗纳尔多瞬间紧张起来:“真的?你听谁说的?”
 
    李卡多含糊地说:“好像是我妈的老乡说的。”
 
    “李梅告诉你的?”罗纳尔多皱起眉,“我们得马上告诉佩雷拉。”
 
    教练组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立刻行动起来,拒绝了来接机现场球迷的签名、合影要求,把球员们保护得严严实实地上了足协派来的大巴,在大巴上又强调了纪律:不得单独行动,没事不要离开酒店,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李卡多有些遗憾,本想带着罗纳尔多去逛逛gz有名的上下九和北京路,还要去陶陶居享受一下本地美食,但是恐怕不能成行了。
 
    不过现在应该还不是非点最肆虐的时候吧。
 
    另一个时空中,中国爆发非点的时候,李卡多还没出生呢,只是长大后看过一点相关报道,所以记忆确实不深了,但也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他记得非点闹得最严重的时候,人们几乎都不出门了,许多学校停课,街道上冷冷清清,也正是非点让中国的网购事业蓬勃发展。
 
    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非点刚刚被发现的时候,还没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否则绝不可能把球赛放到这个时候举办。
 
    如果现在非点已经开肆虐了,一定会严重影响球场的上座率。
 
    这天下午,球队一直待在酒店里,就在酒店的健身房做力量训练,训练结束后球员们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自行安排时间,但是不允许离开酒店。
 
    教练组安排了工作人员紧急去采购预防流感的药物和口罩,取消了原定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同时向中国足协确认有关这场流行病的消息。
 
    中国足协给出的反馈是,gz确实发现了一例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特殊病情,但是暂时还没发现第二例,请巴西队放心。
 
    巴西队教练组将信将疑。
 
    而巴西球星们个个都是性格散漫的,要把他们关在酒店是不可能的事,当天下午就有好几个人偷溜了出去。
 
    李卡多也想把罗纳尔多忽悠出去,然而罗纳尔多不为所动,他们只能在酒店房间里聊天打发时间。
 
    次日上午,巴西队前往奥林匹克球场,进行了2个小时的适应性训练。
 
    看台上约有3000多名观众,赛事举办方把巴西队训练课的门票也卖到了200块一张的高价,还是有不少人买。
 
    数十名记者戴着口罩,对巴西队的训练场景进行了拍摄,在经佩雷拉的允许后,还在场边短暂地采访了几位球员。
 
    罗纳尔多作为巴西队的头牌,当然受到了最多的关注。
    其次便是李卡多。作为巴西队中唯一有中国血统的球星,记者们对他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
 
    “李卡多你好,请问,你是不是真的有一半中国血统?”
 
    面对着几乎要把话筒伸到自己嘴里的记者,李卡多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用流利而标准的普通话说:“是的,我母亲是中国人。而且我的中文说得不比你差。”
 
    记者们此起彼伏地低声惊呼,然后又有人问道:“请问你知道自己的祖籍是哪里吗?”